My dad

老豆星期日晚走了,佢走時只得一個人,係深圳灣口岸前面,仲未過關。

佢係一個好硬頸又頑固既人,佢決定左既事就一定要去做,唔會改變。食左幾十年煙,聽講佢十幾歲就開始食,大約十年前開始轉食左大陸煙之後就一直咳嗽,每一晚都豪咳。家人朋友都叫佢唔好食,佢唔信,一直話唔係o的煙事,只係因為佢要捱夜開工而身體變差。反反複複咳左幾年,體重愈黎愈輕,精神愈黎愈差。有一晚咳到扯哈咁樣,我地送左佢入醫院,確疹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第二期,照肺成個都係黑色,肺功能得五成。全屋人勸佢戒煙,戒了幾星期,偷偷地又食,最後仲明目張膽食返,勸極都勸唔聽了。

佢最自豪係佢架吊機車,自己掙住架廿幾噸吊機車周圍做野,佢鐘意自由,唔駛睇人面色。一做就做左超過三十年,是行裡的老行尊了。佢整車有一手,全部都係俾車車行整時偷學既,因為兩協插刀幫人整車,又為人疏爽,因此有一大班老友。有一段時間佢去太子大廈換玻璃,而我又係o個度返工,會同我講佢係o個度返工,同我展開話題。而有一次我call左姨丈架的士,又見到老豆架車,走上前一睇,見到老豆開工,同緊姨丈閑話家常,感覺有點親切。

佢又要認叻自己識呢樣識o的樣,自己乜都頂得順,甚至連自己病都相信會應付到過去。

佢好照顧大陸o的親戚,仲同我講要點樣點樣就可以上到去咁樣。阿嬤死前我知道我阿爸好孝順,所以要經常上去探阿嬤。阿嬤走左之後,老豆都仲keep 住上去,我知道係因為佢係o個度長大,佢係o個度有情意結,同埋係o個度唔駛成日同阿媽吵鬧,又可以熱鬧o的,同埋好多親戚都尊重佢。

佢份人好要面子,就算自己分無多餘錢,有客人都要請客。呢幾日我地幫佢銀行戶口打簿,只有六百幾蚊係身。感覺好心up,老豆無錢連問我地拎都唔問。我地知佢臨走前仲開左七日八日工,點解唔拿拿臨賣左架車,等自己多啲錢旁身?

今年三月的時候曾經因缺氧而入急症室,頭幾日插住肺喉講唔到野,又要用昏迷藥,到佢醒番o個時,痛到佢不得了,初初一個星期,病房唔俾我地留底,星期五朝無端端就話佢又昏迷過一次,要馬上急救,就咁樣我請左一個禮拜假每一晚都陪佢,因為佢好怕一個人寂寞係醫院,怕唔知o的醫生點樣對佢,我同阿媽輪留陪佢,日頭阿媽,我就留夜晚。因為佢出唔到聲,每晚我都握住佢隻手,叫佢一唔舒服就用力握我隻手一下,我會馬上叫人幫佢。佢康復得好快,但係醫生要佢觀察耐o的先出得院。有一晚我陪佢見住隔離佢老人家過身,我地都無乜聲出,佢剩係細細聲講:「唔好望。」我之後出左病房去一陣,佢就不停叫姑娘阿仔去左邊?我知道佢好怕失去家人,怕寂寞,想有人關心佢,但係又要面子。

出院之後佢決定戒煙,食埋最後幾支俾鬧佢之後就無再食,身體都健康左起黎,食多左野,夜晚無再咳,更加無埋嚇人既喘氣聲。

我平時工作好忙,每晚都做到三更半夜,佢在世時我最後見佢係係湖光樓對出個巴士站,我八點鐘排緊59x 巴士等返工,佢騎住單車速出馬路去佢個車場,佢好似平時會習慣望一望我係唔係度咁,終於今日佢見到我,就笑笑口揮左一揮手打招呼。我奇怪佢去緊邊?仲去返工咁好精神同氣力?佢呢次揮手係我呢生最後一次見佢……

佢臨走前幾日收到大陸o的親戚話四叔攪大生日,邀請佢返上去。問過佩佩唔去後,因為我晩晚加班無返屋企食飯,都無問我陪唔陪佢上去;不過佢今次又唔似以前咁搵人一齊上,佢就咁一個人星期日朝早上o左去。我星期六都工作到好夜,星期日一訓醒就一點幾,阿媽醒覺地叫佩佩打電話問佢係邊,佢答佢自己返左大陸,今晚會返黎後就收左線。佢呢兩個月一直都健健康康,大家警覺性都變低了。之後再收到關於佢既電話就係佢出事既電話。

佢就咁就走左,唔知係大陸o的救護車黎唔切急救,定係根本無人係佢最需要人時黎救佢。無論係點,另一方面看佢起碼唔駛再受急救插肺喉既痛苦,又唔駛再困住係醫院個幾兩個月。或者老豆咁走係佢最自由自在既方式。但係老豆我仲好掛住你,你勞動左大半生,我都未報答你你就咁走左;你都未退休你就咁走左;你都未睇到我結婚你就咁走左……

The fake “rice with roasted eel”

(綜合報道)(星島日報報道)日本環境省人士透露,由於生態環境惡化,加上過度捕捉,令日本鰻魚魚苗數量大幅減少,水產廳決定把日本鰻魚列為「瀕危物種紅色名錄」,指鰻魚數量已減少至會絕種的危險水平。

  水產廳表示,目前日本鰻魚魚苗年捕量不到十噸,與上世紀六十年代高峰期的二百三十噸相比,大幅減少。成年鰻魚的年捕量也由六十年代高峰期近三千四百噸,銳減至不足二百噸。雖然專家們仍未能解開日本鰻魚的生態之謎,但已緊急研究保育方法。有專家分析鰻魚數量銳減,除了生態環境惡化,以及過度捕捉,洋流改變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魚苗年捕量不足10噸

環境省的前身環境廳,一九九一年首次制定日本全國紅色名錄,名錄專門列出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。但紅色名錄沒有法律約束力,即使日本鰻魚被列為瀕臨絕種的物種,捕捉和買賣也不會受限制,但民間要求減少和禁捕的呼聲勢必高漲。

由於日本鰻魚數量銳減,魚苗價格急升。在二○○六年,日本鰻魚魚苗每公斤的價格只是二十六萬日圓(約二萬六千港元),但六年間卻狂飆八倍,價格漲至二百一十五萬日圓的歷史新高,令鰻魚成為奢侈品。由於鰻魚價格不斷上升,日本至少有五十間老牌燒鰻魚店近來不堪成本高漲,要關門結業。

日本人極愛吃鰻魚,認為鰻魚料理有消暑功效,甚至將每年立秋前十八天的大暑日列為「鰻魚日」。但由於真鰻魚太昂貴,群馬縣太田市一間餐廳推出外觀與口感與鰻魚飯類似的「仿鰻魚茄子飯」。茄子飯的做法是首先去掉茄子皮,然後像燒鰻魚般把茄子放在鐵板慢慢燒烤,再淋上燒鰻魚的醬汁。由於茄子飯售價比鰻魚飯便宜得多,甚受食客歡迎。

唔怪得之而家o的鰻魚甘貴。。。有機會要試一下果個仿鰻魚茄子飯!

It’s only a job

其實我都係想打份工啫。我係有問題,但係事實上做咁耐野真係有彈有讚,會唔會只係人夾人緣咋?但係老實講,就呢件事黎睇,佢做得一啲都無錯,而且comment真係好需要,如果唔係,我係永遠唔知自己係做成點。

再睇翻個事實,我係唔係仲適合係度?呢個問題做咗咁耐都唔係而家先諗,我個career path係點,唔係做一隻job就清楚哂。

既然話我會升到,而到時做唔做到大家都話唔定,始終成個job duty 都唔同哂,我會全力以赴,做到最好,邊個係天生就識哂所有野。點解我唔升咗之後再答你呢個問題?

 

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


睇見而家梁振英做o野希望改組政府,雖然特首選戰已經曲終人散,我仍然覺得選一個做事醒但係奸o既人,比一個睇落係忠但係蠢o既人好。不過政客同埋老闆又有邊個會係忠o架,知咁多內幕消息同利益衝突,唔奸無可能順利解決到問題。
有得揀o既話〔行精英主義o既香港,睇o黎做精英先會有生存空間。係我睇o黎,平等只算係一個口號……〕,選一個做o野o既奸人,大家 monitor 住佢,有乜唔對路就跳船。係正路丫?

Wedding exhibition @ Kowloon Bay

今日再次同 lovely waiting 去左一次 wedding exhibition。不過今次去就真係明正言順,而且目標亦都好明確!就係要去度 budget。

會場係係九龍灣,比起上一次真係小型好多,而且人流亦都無咁多。不過某o的展商同樣地比較不禮貌,就係度所見,都係台灣同大陸既比較差。就係呢個因素就足以唔想揀佢地。係會場入面,比較有好感既係 Joseph photo, 同一o的場地 decoration 既 counters,好可惜既係見唔到去關島影相既報價灘位,不過我翻到屋企上網都做到資料搜集,有一o的 airline holiday 有提供呢種 tour比專去影pre-wedding 相既 couple,所以都唔係幾大問題。但係最大問題係 lovely waiting ban 左我話 ceremony 要用鮮花呢個提議囉!咁我諗住要係草地攪 ceremony ,無鮮花點做到有味有畫有聲呢種感覺呢。

翻到屋企再 update 埋個 budget,send 埋俾 lovely waiting 參考,之前話唔駛 $80萬做準備,但係我諗唔到可以邊度 save 到o的錢出黎喇……

Disneyland

同lovely waiting相量婚禮個形式都度左成個月,可以講一直都搵唔到一個共識出黎,直至當我上網搵到disney wedding ceremony既information之後,我都心中有數。disneyland應該係最好既選擇。登記左資料,聯絡上Rosanna,約左18號參觀。可惜今日都未可以預約住,仲未可以confirm our booking。所以到今日為止,我地既計劃係:

  • 廿號:中式婚禮,早上同中午做中式儀式,晚上親戚至友到比較好一點同埋地點理想既中菜廳婚宴
  • 廿一號:我地既拍拖記念日,到disneyland做註冊;點樣justify呢個地點?因為我喺迪恩湖求婚,而呢個婚禮就會邀請至親好友出席,預計黃昏前完禮。如果萬一,屯門黃金海岸就係buffer。
  • 但係我仲有一場龍鳳係鄉下做,同埋安排蜜月,好多野要預備。希望一切順利。

    West Kowloon 4 little dragons

    今日同 lovely waiting 去左西九四小龍睇樓,總共睇左四個單位同埋留意多一個單位,總結黎講,都係宇晴軒果一個最好。不過如果價錢可以更好相與既話就最好。以為自己有中產既收入,不過經濟課預測人最厲害,支出真係更多。現階段唯有等lovely waiting姑姐指點迷津,同埋回家做好第一階段既八十個計劃。
    當初點解會除左東涌,又考慮西九小龍?一係"汝程"軒;二就係透過陸先生講李老師話西九、奧運先買。點解李老師要信?只係因為佢一句話:「我一個女人仔,讀翻書llb可以first honour, 你有乜野唔得?」佢都係我偶像。

    Blog and photographing

    尋晚同林先生吹水,講起o個陣時大學時既記憶,好多大家都唔記得左。只不過係五年前既事,如果唔係有影相,我諗大家既記憶之中只係會醒起大家係一齊上過莊,一齊讀過書。其實o個段時間大家真係經歷左好多野。影相同埋寫 blog 真係好重要同埋有存在既必要,就算一張好無聊既相或者一段好低 B 既 blog 文,都會 induce 無限回憶。呢方面唔可以懶惰。